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新北市政府稅捐稽徵處

:::
新北市智能客服話務中心 話務中心:直接撥號 意見信箱 Line@ Facebook 常見問答
    • facebook(另開新視窗)
    • google plus(另開新視窗)
    • line(另開新視窗)

使用牌照稅法第31條

稅目 使用牌照稅
條號 使用牌照稅法第31條
案情概述 使用牌照稅之違章人以車主為處罰對象,車主死亡由繼承人為違章補稅處罰之主體。
年度 105-09-30
內文

新北市政府稅捐稽徵處復查決定書   (案號:105-7-17)

申請人:陸○○(被繼承人:王○○)

代理人:陸○○

地 址:○○○○

上列申請人因使用牌照稅罰鍰事件不服本處原核定申請復查一案,茲經復查決定如下:

主文

復查駁回。

事實

緣被繼承人王○○(原姓名:王○○,以下簡稱王君)所遺有○○○○-○○號自用小客貨車(以下簡稱系爭車輛),汽缸總排氣量1,998立方公分,逾期未檢驗,經監理機關於99年5月31日註銷牌照,嗣於104年6月7日經查獲系爭車輛之牌照懸掛於他車車體使用公共道路,因王君已於100年10月23日死亡,本處爰依使用牌照稅法第31條規定,向申請人及另一繼承人葉王○○,按系爭車輛104年使用牌照稅應納稅額新臺幣(下同)1萬1,230元裁處2倍罰鍰計2萬2,460元。申請人不服,主張略以:臺東縣都歷派出所於105年6月5日受理渠母親報案並開出四聯單,其失竊日的填寫日期雖以失竊日為填寫日期,乃因當時身為遊民的王君死亡時身邊就沒有看到系爭車輛,也無任何證明文件讓渠知道他有此車,才會以死亡日為該車之失竊日;又其四聯單中也註記此車牌列為竊盜以外特殊案類4.侵占,想提出證據來佐證,經監理站告知系爭車輛有2筆拖吊記錄,警方開紅單時未查明該車車主已死亡及在撤銷車牌等情形下,未即時拔牌,又拖吊場在未查證下還讓陌生人從拖吊場領走2次車,因上開拖吊單位作業疏失,在該車未尋獲前所有罰金還是要渠繳納,實屬不公平;另渠與母親曾於103年8月9日至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松山分局針對偽造文書做過筆錄,法院最終因舉證不足不予以判定對方起訴,但當時渠與母親已告知受理的偵查佐渠等從未看過系爭車輛,也多年未跟車主聯絡,且當時詢問這樣是否算已完成報案或可以認定為報案記錄,事後還需再做什麼動作讓罰單止血?當時偵查佐告知這樣就已經算有備案了,但為何日後警方也沒抓開車上路的人,還可以讓陌生人將該車從拖吊場領車,若知本處是以報案日為計稅標準,當時渠就應該堅持要警方受理渠的問題並開出四聯單云云,申請復查。

理由

一、按「使用公共水陸道路之交通工具,無論公用、私用或軍用,除依照其他有關法律,領用證照,並繳納規費外,交通工具所有人或使用人,應向所在地主管稽徵機關,請領使用牌照,繳納使用牌照稅。」、「使用牌照不得轉賣、移用,或逾期使用。」、「報停、繳銷或註銷牌照之交通工具使用公共水陸道路經查獲者,除責令補稅外,處以應納稅額2倍以下之罰鍰。」、「交通工具使用牌照有轉賣、移用者,處以應納稅額2倍之罰鍰。但最高不得超過新臺幣15萬元。」為使用牌照稅法第3條、第20條、第28條第2項及第31條所明定。又「繼承,因被繼承人死亡而開始」、「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但權利、義務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者,不在此限。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繼承人有數人時,在分割遺產前,各繼承人對於遺產全部為公同共有。」亦為民法第1147條、第1148條第1151條所明定。

二、次按「參照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49年度裁字379號刑事裁定要旨:使用牌照稅之違章人以車主為處罰對象,車主不明時以使用人為處罰人,使用人身分姓名不明時,自以違章當時具結人為處罰對象。」、「○○公司如經法院判決確定,係被他人偽刻印章,冒領汽車牌照,其被冒領期間欠繳之使用牌照稅,應以車輛使用人為納稅義務人課徵使用牌照稅。」、「依使用牌照稅法第3條第1項及第10條第2項規定,使用牌照稅之納稅義務人為交通工具所有人或使用人。本案○○君所有車輛遭他人侵占,如經法院判決確定,其被侵占期間應納之使用牌照稅,應以使用人(侵占人)為課徵對象。」、「車輛失竊其使用牌照稅應計徵至失竊前一日止,失竊日期無法追溯證明者,計徵至報案前一日止。」分別為前臺灣省政府財政廳57年3月18日財稅三第41042號令及財政部82年1月7日台財稅第810558210號函、87年10月23日台財稅第871970815號函、93年10月1日台財稅字第0930476627號函所釋示。

三、系爭車輛原所有權人王君於100年10月23日死亡,因申請人及另一繼承人葉王○○為王君之繼承人,且未向法院聲明拋棄繼承,此有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2年7月26日新北院清家科春潔字第0463xx號函及財政部財政資訊中心家庭成員(三等親)資料查詢清單等影本附卷可稽,是依前揭民法第1147條、第1148條、第1151條規定,申請人及另一繼承人葉王○○等2人係以公同共有之法律關係承受被繼承人王君財產上之權利義務,亦即取得本案系爭車輛之所有權,此觀財政部66年10月4日台財稅第36740號函釋:「說明:二、查因繼承而取得物權者,無須登記即發生取得效力,已為民法第759條所規定。從而繼承人因繼承而取得之財產,雖未登記,亦應就該財產履行納稅義務。」益明,是申請人自繼承開始即取得系爭車輛所有權,則原核定以申請人及另一繼承人葉王○○為違章補稅處罰之主體,並無違誤,合先?明。

四、茲就本案使用牌照稅補徵及裁處情形說明如下:

(一)查本案系爭車輛於104年6月7日經查獲系爭車輛之牌照(以下簡稱系爭牌照)懸掛於他車車體,此有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交通警察大隊105年4月29日高市警交逕字第105713711xx號函檢附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查詢表(違規單號:BCE0298xx)及採證照片1幀附卷可按,是本處以申請人為系爭牌照所屬系爭車輛之所有人,以系爭牌照有移用於他車車體之事實,乃依使用牌照稅法第31條規定,按系爭車輛104年使用牌照稅應納稅額裁處2倍罰鍰計2萬2,460元,於法尚無不合。

(二)另本案系爭車輛因逾期未檢驗於99年5月31日經監理機關註銷牌照,嗣分別於102年4月14日及103年8月14日使用公共道路經查獲(違規單號分別為BBD9172xx、FY104000xx),本處爰依使用牌照稅第28條第2項規定,以上開違規查獲日為劃分基準日,補徵系爭車輛自前次查獲日次日101年1月23日起至最後1次查獲日103年8月14日止之使用牌照稅共計2萬8,736元(包含101年CV期1萬554元、102年4E期3,199元、102年CV期8,030元、103年8E期6,953元),並按上開各期應納稅額分別裁處2倍或0.6倍罰鍰共計3萬6,495元(包含違章編號102牌06-68xx裁罰處分2萬7,506元、違章編號105牌07-14xx裁罰處分8,989元)在案。惟因違規事實符合財政部98年3月5日台財稅字第09804012490號函釋規定及違規事證不明確,業經本處分別以105年6月30日新北稅法字第10530517xx號函、105年7月5日新北稅法字第10530529xx號函撤銷上開罰鍰處分,並以105年7月22日新北稅板四字第10535759xx號函撤銷上開使用牌照稅在案。

(三)又查申請人曾向新北市政府交通事件裁決處申訴,並經該處105年7月14日新北裁收字第10535291xx號函撤銷23筆違規案件,惟查上開撤銷違規案僅2筆違規單號BCE0298xx及BBD9172xx事涉及本復查案之違規事實,又其中違規單號BBD9172xx之違規事實,承前(二)所述,業經本處以105年7月5日新北稅字第10530529xx號函撤銷在案;另違規單號BCE0298xx之違規事實,雖經新北市政府交通事件裁決處以105年7月14日新北裁收字第10535291xx號函移回舉發機關,然查其撤銷理由係因裁決書未完成合法送達程序,惟按有關使用牌照稅違章罰鍰構成要件事實之認定,應由稅捐稽徵機關依據使用牌照稅法之相關規定及財政部相關釋令為之;次按使用牌照不得移用,一經查獲有移用之事實,即構成處罰之要件,亦為使用牌照稅法第31條所明定。查系爭車輛於104年6月7日經查獲系爭牌照懸掛於他車車體之事實,承前(一)所述,依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交通警察大隊105年4月29日函復之採證照片以觀,舉發車輛之廠牌、顏色(豐田、灰),核與車籍資料(裕隆、黑)不符,已合致使用牌照稅法第31項所定裁處之要件,是本處依法裁處尚無違誤,併予敘明。

五、至申請人主張臺東縣都歷派出所於105年6月5日受理渠母親報案並開出四聯單,其失竊日的填寫日期雖以失竊日為填寫日期,乃因當時身為遊民的王君死亡時身邊就沒有看到系爭車輛,也無任何證明文件讓渠知道他有此車,才會以死亡日為該車之失竊日;又其四聯單中也註記此車牌列為竊盜以外特殊案類4.侵占,想提出證據來佐證,經監理站告知系爭車輛有2筆拖吊記錄,警方開紅單時未查明該車車主已死亡及在撤銷車牌等情形下,未即時拔牌,又拖吊場在未查證下還讓陌生人從拖吊場領走2次車,因上開拖吊單位作業疏失,在該車未尋獲前所有罰金還是要渠繳納,實屬不公平;另渠與母親曾於103年8月9日至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松山分局針對偽造文書做過筆錄,法院最終因舉證不足不予以判定對方起訴,但當時渠與母親已告知受理的偵查佐渠等從未看過系爭車輛,也多年未跟車主聯絡,且當時詢問這樣是否算已完成報案或可以認定為報案記錄,事後還需再做什麼動作讓罰單止血?當時偵查佐告知這樣就已經算有備案了,但為何日後警方也沒抓開車上路的人,還可以讓陌生人將該車從拖吊場領車,若知本處是以報案日為計稅標準,當時渠就應該堅持要警方受理渠的問題並開出四聯單云云,按前揭前臺灣省政府財政廳57年3月18日財稅三第41042號令及財政部82年1月7日台財稅第810558210號函、87年10月23日台財稅第871970815號函釋意旨,使用牌照稅除經法院判決確定有遭他人侵占或被他人冒領汽車牌照等情形外,應以車主為徵收及違章裁處之對象。次按行政法院36年度判字第16號判例:「當事人主張事實,須負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主張事實之證明,自不能認其主張之事實為真實。」查依申請人所提供之103年度偵字第195xx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查官不起訴處分書理由一略以:「本件告訴及臺北市政府警察局松山分局函送意旨略以:『被告陳○○、趙○○2人,明知告訴人陸○○之胞弟王○○(後更名為王○○)為1流浪漢,應無能力購買汽車代步使用,竟共同基於偽造文書犯意,於民國93年9月20日某不詳時間,由被告趙○○代辦以車主王○○為名義之車牌號碼○○○○-○○號汽車新領牌照登記書等手續;嗣該車輛於同年10月9 日上午9時22分因違規停車,遭拖吊至保管場保管,被告陳○○前往臺北市市民大道保管場繳費後領車離去;嗣告訴人於102年9月16日接獲新北市政府稅捐稽徵處板橋分處101年使用牌照稅核定稅額通知書後,始悉上情,因認被告陳○○、趙○○2人共同涉有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同法第214條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業經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以無其他積極證據證明被告有偽造文書之犯行,應認罪嫌不足而為不起訴處分在案,此有上開不起訴處分書在卷可按。次查申請人迄105年6月5日始就系爭車輛失竊一事向警察機關報案,此有車籍異動歷史、車輛失竊尋獲歷史及臺東縣警察局車輛協尋電腦輸入單附卷可稽,且無其他事證追溯證明系爭車輛失竊日期,是依前揭財政部93年10月1日台財稅字第0930476627號函釋意旨,其使用牌照稅即應計徵至報案前一日;再依監理機關最新車籍資料記載,本案亦無車主不明之情事。基上說明,系爭車輛既登記於王君名下,又查無經法院判決確定被他人違法侵占等情,本處乃以王君之繼承人即申請人及另一繼承人葉王○○為系爭車輛之納稅義務人,於法並無不合,是申請人主張,尚難採憑。

六、基上論結,本案申請復查為無理由,爰依稅捐稽徵法第35條之規定決定如主文。              

代理處長  黃  ○ ○  

中  華  民  國  105  年  9 月   日

如對本決定書不服者,應於收受本決定書之次日起30日內(如係利害關係人則自知悉時起30日內),檢送訴願書及本復查決定書影本至本處,由本處層轉訴願管轄機關新北市政府提起訴願。另訴願時請依復查決定之應納稅額繳納半數稅款或提供相當擔保,俾免依稅捐稽徵法第39條規定移送行政執行署所屬分署強制執行。新北市政府稅捐稽徵處地址:(22002)新北市板橋區中山路1段143號。

  • 發布日期:105-09-30
  • 發布單位:法務科
  • 更新日期:107-09-04
  • 點閱次數:1402
回頁首